快捷搜索:  as

360前高管深耕麒麟合盛流量转红利困难IPO上市待

原标题:360前高管深耕麒麟合盛 流量转红利困难IPO上市待考

虽然凭借研发手机系统起家,但该公司的全部收入均来自广告。不太乐观的消息是,占其营收来源93.75%的CPM广告销售价格已呈下降趋势

《投资时报》实习记者 王汉林

“世界这么大,我得去闯闯。”

时任360副总裁的李涛,在公司2014年紧锣密鼓地筹划从美国退市回归A股的进程中,又一次向老板周鸿祎递上了辞呈。这一次,李去意已决,周也不得不放手。

一杯敬明天,一杯敬过往。

告别了360的李涛,花费两周时间规划出自己未来的创业路径——做手机系统软件,做海外市场。麒麟合盛网络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麒麟合盛),由此诞生。

《投资时报》记者注意到,这家主营业务为提供自主研发的智能手机用户系统软件及服务的公司,主要产品是APUS系统,该系统基于安卓操作系统底层,旨在以智能手机为端口向用户提供一系列服务。同时,该公司还拥有包括APUS桌面、APUS浏览器等子系统产品。据了解,其客户主要集中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并不包括中国市场。

麒麟合盛披露的数据显示,自2014年7月2日产品上线至2017年年末,安装其产品的用户累计已超过12亿。也正是在2017年,该公司估值实现“大跃进”。

2017年7月,麒麟合盛引进睿信秋实对其增资43.26万美元,投后该公司估值为86.3亿元人民币;同年8月,在深创投、誉辉投资分别增资20.36万美元、16.58万美元后,麒麟合盛估值为100亿元人民币;同年9月,海盈佳增资12.1715万美元后,公司估值上升到120亿元人民币。

“独角兽”,这个名号给了李充足的勇气。

2018年6月8日,麒麟合盛正式向中国证监会递交创业板IPO申请,准备筹集资金8.7亿元,用于APUS云服务平台升级、大数据与人工智能研究院项目、系统升级与产品线扩展项目。

招股书中描绘的一切,似乎都很美好,但《投资时报》记者注意到,“海外12亿用户”只是来自该公司的后台统计,外界无法得知其具体计算方法,也无法判断其真实性。而麒麟合盛的创办时间恰与“一带一路”战略提出时点重合,招股书中对此也多次提及,其主要市场与“一带一路”惊人的一致,这使得市场对李涛当年执意离开360的真正原因有所疑虑。此外,该公司主营业务虽为手机系统及软件的研发,但其收入,几乎全部依靠广告。

针对上述疑问,《投资时报》记者向该公司董秘办发送采访提纲询问,但其以“处于上市静默期”为由,拒绝了回答。

现实并不是七龙珠,即使凑齐了两大神兽也无法向神龙许愿。麒麟合盛此次IPO仍需接受市场的检验。

多位360前高管任职

《投资时报》记者注意到,曲水万泽持有麒麟合盛47.46%股权,为该公司最大股东,True Vantage Limited持有11.15%股权,Redpoint Ventures V,L.P.持有10.87%股权,CWAPUS Limited持有7.625%股权,崇胜投资持有5.08%股权。

一个引发市场同步关注的是,无论是持股麒麟合盛47.46%的曲水万泽、持股1.72%的世领投资,还是持股5.08%的崇胜投资,均由APUS创始人李涛实际控制。李涛分别持有这些公司100%、99.9%、0.0015%的股权。其中,世领投资余下的0.1%股权掌握在李涛母亲宋爱莲手中,宋爱莲与李涛为一致行动人;崇胜投资为麒麟合盛的员工持股平台,其大股东均为麒麟合盛高管,李涛担任该公司的董事长与执行事务合伙人。

这意味着,李涛实际持有麒麟合盛的股权达到54.27%。

事实上,从360离开的李涛也将昔日共事的不少“猛将”招致麾下,包括前360 BD总监罗娟(现任麒麟合盛副总经理)、前360海外BD总监潘琳娜(现任麒麟合盛副总经理)、前360 Android高级工程师及项目负责人孙大利(现任麒麟合盛副总经理)以及前360无线安全架构师丁掉(现任麒麟合盛监事会主席)等人。这些高管也通过间接方式持有该公司股份:罗娟间接持股2.73%、潘琳娜间接持股2.18%、孙大利间接持股0.08%、丁掉间接持股0.65%。

此外,麒麟合盛还以投资形式参股了多家公司,其中包括两家新三板挂牌公司,分别为在2017年实现4.74亿元营收、410万元净利,主营互联网营销的胡杨网络,以及在2017年实现营收2.80亿元、净利668万元,主营互联网广告投放的旺翔传媒。

用户规模盈利能力不匹配

在业务发展方面,李涛曾表示,中国互联网企业在几亿用户里竞争,海外市场则是有二三十亿的智能机用户,这个市场没有人提供服务,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这样的状况,无疑给中国企业出海提供了机会。

曾属于雷军的猎豹移动(NYSE:CMCM)就是一个成型的公司案例,该公司避开中国的移动互联网竞争,转战海外市场推出猎豹清理大师等应用,并于2014年5月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截至2017年年底,猎豹移动在移动端的月度活跃用户规模达5.52亿。其中,75.4%的移动月度活跃用户来自以欧美为主的海外市场。该公司2017年全年营收为49.75亿元,移动端收入34.40亿元,归属股东的净利润为人民币13.48亿元。

与之相对,截至2017年底,麒麟合盛产品累计安装用户数突破12亿,覆盖全球200余个国家和地区。其中69%的用户分布在65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20%的用户分布在欧美发达国家。2017年麒麟合盛用户日活跃度排名前十的国家分别为印度、印尼、巴西、美国、墨西哥、泰国、韩国、菲律宾、越南和阿根廷。

庞大的用户基数成为麒麟合盛的自豪点,但其就好比如今的小米,财报一出,世人皆惊。

招股书显示,麒麟合盛在2015年、2016年和2017年(下总称报告期)的营收分别为0.55亿元、5.85亿元和9.06亿元,三年的扣非归母净利润情况分别为-0.37亿元、-0.76亿元、2.4亿元。

由上述数据可见,麒麟合盛坐拥猎豹移动两倍之多的用户,其营收增速虽快,但规模上仅为猎豹移动的18.21%;净利方面,麒麟合盛终于在2017年扭亏为盈,但规模也仅为猎豹移动的17.80%。

有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麒麟合盛的产品用户虽多,却难与其盈利能力成正比,而且该公司主要用户集中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相较猎豹移动的客户群体而言,消费能力较低,因此其收益转换率也更低。

CPM广告销售价格呈下滑趋势

拥有如此多客户盈利能力却不高,麒麟合盛的盈利方式究竟是什么?答案是“广告”。

简而言之,其盈利模式就是通过为用户提供免费产品,积累用户规模,进而向各类商业广告客户提供移动互联网广告信息服务取得收入。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该公司来自前五大客户的营业收入分别为0.39亿元、5.05亿元和8.56亿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0.05%、86.11%和94.44%,客户集中度越来越高,这其中包括Facebook、Google、Twitter等知名广告平台方。

采购方面,报告期内,麒麟合盛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分别达到1.24亿元、2.04亿元、3.44亿元,占当期推广费总额比例71.31%、64.76%和77.97%。其主要供应商包括Amadzing Co.Limited和Madhouse Co.Limited等多家广告推广代理商。据悉,Amadzing Co. Limited和Madhouse Co. Limited均为Facebook和Google的广告代理商。这些供应商主要为麒麟合盛提供推广服务。

《投资时报》记者发现,报告期内麒麟合盛主营收入有CPI(按广告投放实际效果计费的计价方式)和CPM(按广告千次展示计费的计价方式)两种形式,其中CPM创收占绝大部分。2017年该公司CPM的收入为8.49亿元,占整体营收的93.75%,但CPM广告的销售价格却呈逐年下滑趋势。

据招股书描述,CPM一般以千次展示计价,平均千次展示价格在2015年至2017年分别为0.79—3.72美元、0.96—4.13美元和0.34—2.3美元。

对此状况招股书解释称,CPM单价在报告期内普遍下降的原因是公司新接入了一部分新的广告源,报价较低。但有分析人士指出,随着互联网的普及以及互联网企业的同质化竞争,采取流量化为收入盈利模式的企业必将陷入价格竞争的大坑,对于麒麟合盛而言,其广告收入的下滑趋势或将难以逆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