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打破国际“金标准” 他用“一粒纽扣”解除患者

近日,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下称浙大一院)泌尿外科主任谢立平教授,收到一份越洋邮件,德国石荷州将于今年9月份派出代表团来浙江省参观交流,其中重要一站就是来浙大一院参观中德前列腺健康中心总基地,并

谢立平教授.jpg

谢立平教授

近日,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下称浙大一院)泌尿外科主任谢立平教授,收到一份越洋邮件,德国石荷州将于今年9月份派出代表团来浙江省参观交流,其中重要一站就是来浙大一院参观中德前列腺健康中心总基地,并进一步交流和推广谢立平教授发明的经尿道前列腺增生剜除系列创新手术。

被德国同行高度评价为“优雅手术”,这项创新手术大大减轻了前列腺患者的痛苦,加快了术后康复,在国际上引发巨大反响,并被业界赞誉为“谢氏前列腺剜除术”,简称“谢氏手术”。这到底是一项什么手术?

等离子纽扣状电极.jpg

纽扣状电极

用“一粒纽扣” 解除患者痛苦

前列腺增生症是中老年男性的一种常见病、多发病,而传统的开放性前列腺切除手术患者经常因为术中出血过多而饱受痛苦。谢立平教授在临床中发现,很多前列腺增生的患者一听到要做手术,内心就十分恐惧和抵触。不少患者由于害怕而一拖再拖,有些甚至发展成尿毒症。

在多年的医学实践中,谢立平教授发现,即使是被誉为前列腺增生手术的国际“金标准”——经尿道前列腺电切术,在临床上对于体积较大的前列腺依然存在腺体切除率低、复发率高,患者术中出血偏多等问题。

“医学上没有绝对的金标准”,这是谢立平教授常说的一句话,于是,他一直在寻找一种更高效、安全、微创的手术方式,使得前列腺增生部分的切除更加便捷高效,病人也不用忍受巨大的痛苦。

通过大量的临床实践,谢立平教授终于找到了用等离子纽扣状电极来汽化剜切前列腺增生组织的新方法!

尿控领域“教父级”专家英国Abram教授(左)与欧洲前列腺指南编写委员会主席法国Mottet教授(右)来院观摩学习.jpg

尿控领域“教父级”专家英国Abram教授(左)与欧洲前列腺指南编写委员会主席法国Mottet教授(右)来院观摩学习

等离子纽扣状电极,就是这粒小小的电极,在手术中却可以像手指一样精准分离前列腺增生部位,同时进行预先止血,使切除变得更加安全高效。

谢立平教授大胆设想,小心验证,终于在2011年,在国际上首创新型前列腺增生手术——经尿道前列腺汽化剜切术(TVERP),这个手术因为所用的等离子电极就像一粒纽扣,也被同行昵称为“纽扣”手术。

经过不断实践和探索,谢立平教授又在TVERP手术的基础上,发展出经尿道前列腺汽化剜除术(TVEP)和超声导航精准经尿道前列腺汽化剜切/剜除术(US-TVERP/TVEP)等前列腺增生剜除系列创新手术。

由于“纽扣”手术使接受手术的前列腺患者出血量减少,手术损伤也随之减小。这些改变,让更多前列腺增生患者能够安全接受手术并且术后康复也更快。

目前,凭借谢立平教授的创新技术,浙大一院已成功地为600余名前列腺增生患者施行该手术。此外,谢立平教授在全国各地开展了22期的谢氏手术学习班,专门培训了660余名泌尿外科医生来掌握这一创新技术、为患者服务。目前,全国范围内接受谢氏手术的前列腺增生患者据统计已超过1900例。

谢立平教授在海拔2980米的青海海西州吸着氧为患者进行TVERP手术.jpg

谢立平教授在海拔2980米的青海海西州吸着氧为患者进行TVERP手术

从省内,到全国,再到全世界,谢立平教授为了这粒“纽扣”而不停地旋转。谢立平教授的手术演示遍及全国30个省、直辖市,他甚至不远万里赶到西藏、青海、新疆等地,在高海拔地区的缺氧环境下,谢立平教授克服不适吸着氧为患者进行手术,给边疆的基层医生示教,只为给当地人带去先进的技术和优质的医疗服务。

在国际上,谢氏手术也刮起了一股旋风,谢教授曾应邀前往国际泌尿外科学会、美国泌尿外科学会、欧洲泌尿外科学会、亚洲泌尿外科学会、澳大利亚新西兰泌尿外科学会、印度泌尿外科学会等国际学术年会做特邀报告,并赴德国、印度等多个国家进行手术演示。2016年,谢氏手术更是被国际最大的泌尿外科学术组织——国际泌尿外科学会制成视频教材,在其学术委员会继续教育网站上向全世界推广。

“极富创意的手术”“该领域的领导者”“对世界泌尿外科的重大贡献”国际泌尿外科学会上权威专家的评价充分肯定了谢立平教授的发明创造对世界的贡献,谢立平教授以自己的学术创新和发明成果制定“中国技术”的标准和规范,实现了从跟随者到引领者的转变。

2015年欧洲泌尿外科年会上,德国J Rassler教授将此手术赞誉为“世界泌尿外科的重大贡献”.jpg

2015年欧洲泌尿外科年会上,德国J Rassler教授将此手术赞誉为“世界泌尿外科的重大贡献”

从跟随到引领德国求学固根基

创新背后,是学术道路上经年累月的厚积薄发和几十年如一日的不懈探索。回顾谢立平教授的求学生涯,当初走上学医之路,对他本人来说其实是一场因缘巧合。

他是77年恢复高考第一届,数学成绩突出的他报考的三个志愿都是数学系,没想到阴差阳错,在数学上踌躇满志的他被调剂到了浙江医科大学就读医学。但是数学的推理性,创造性一直根植在他的思维当中,为日后的手术创新奠定基础。

机遇往往垂青于有准备的人,1986年,正值中国改革开放初期,中国浙江省和德国石荷州结为友好省州,基尔大学、吕贝克医科大学与原浙江医科大学签订协议,每年有10余名医生赴该校进修或攻读学位。刚工作不久的谢立平毫不犹豫报名了,并以优异成绩拿到了攻读医学博士的资格。

谢立平从浙江医科大学(现浙江大学)研究生毕业时与导师杨松森教授、魏克湘教授和史时芳教授的合影.jpg

谢立平从浙江医科大学(现浙江大学)研究生毕业时与导师杨松森教授、魏克湘教授和史时芳教授的合影

博士期间,谢立平师从哈·万德教授和哈根·贝特曼教授,如饥似渴地吸收着德国先进的医疗经验和临床技能,并完全融入到当地人的学习和生活当中。作为两位教授的得意弟子,谢立平在博士期间表现突出,临床实践能力迅速成长,并以最好的成绩在同级学生中第一个博士毕业。

求学期间,谢立平还拿到了对中国人来说极难获取的德国医师执照。但是在通过博士答辩的第二天,年轻的谢立平就辗转订好了转机回国的机票,毅然回国。

拥有了这么珍贵的行医执照,为何不在德国从医?

面对很多人的不解,谢立平教授说,德国求学的经历让他萌生愿望,希望在中国建立起一个和国际接轨的泌尿外科医疗中心,让国内患者不出国门就能享受到世界一流的泌尿外科技术服务,让国内的学者能够自信地与国际泌尿外科学术界平等交流。

而这样的愿望,在日后真的成为了现实,谢立平教授不仅让国人享受了一流的技术服务,还让德国人专程来学习他的先进技术,并回国内推广。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成立中德前列腺健康中心总基地.jpg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成立中德前列腺健康中心总基地

创造泌尿外科江湖“优雅手术”的传说

2014年,谢立平教授受母校基尔大学之邀,前往德国作谢氏手术表演。那一天,手术台旁围满了德国的同行和媒体,还有他在校期间的导师之一哈根·贝特曼教授。面对大家热切的目光,谢立平教授以快速、娴熟、精准的手法,完美地展现了由他“智造”的治疗前列腺增生症的新技术——经尿道前列腺汽化剜切术。

导师哈根·贝特曼教授观看完手术后,由衷发出感叹,“立平,21年前,你作为我们当年最优秀的中国学生,让我吃惊。21年后,你成为杰出的泌尿外科医生,来德国表演创新的手术,还是让我吃惊!”

前列腺癌治疗领域顶尖专家加拿大Saad教授来院观摩学习.jpg

前列腺癌治疗领域顶尖专家加拿大Saad教授来院观摩学习

自2014年到2017年,谢立平教授先后四次受邀赴德国演示自己的手术发明,“very interesting”、“convincing”、“very impressive”、“talented”、“elegant”、“pioneer”,这是国际顶级专家对谢立平教授“优雅手术”的赞叹!从赴德留学,到受邀回德演示,谢立平教授证明了自己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也在国际舞台上展示了中国的医疗水平。

目前,谢立平教授以国际泌尿外科学会(SIU)主席团理事、国际泌尿肿瘤创新诊断合作组织共同主席、亚洲泌尿外科学会(UAA)副秘书长、中华医学会泌尿外科学分会副主任委员、微创学组组长的身份奔波于全球各地的泌尿外科学会之间,促进中国泌尿外科界与国际的交流,展示中国的智慧和自信,继续践行当年留德归国时的志愿。

谢立平教授与德国导师及其家人合影.jpg

谢立平教授与德国导师及其家人合影

对国际舞台上一口流利英语、德语的谢教授,很多人仰慕不已。对于中国泌尿外科的国际化,谢立平教授说很多人会误解为是英语很重要,其实英语只是个工具,最重要的是要有中国独创的技术,这就是创新引领。一定是因为你有别人没有的东西,你解决了别人没有解决的困难,你才会走向国际化,才能和发达国家平等交流。

正是凭着这股不服输的创新精神,浙大一院泌尿外科在国际上实现着学术身份的转变:从先前的“跟随者”,努力成为“同行者”,再争取成为某一领域的“引领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