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网约车需转变“重运营、轻安全”思路

滴滴出行宣布自8月27日零时起,在全国范围内下线顺风车业务,免去黄洁莉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职务,免去黄金红客服副总裁职务。滴滴出行称,顺风车业务下线后,公司将内部重新评估业务模式及产品逻辑。

虽然滴滴没有给出顺风车业务下线的时间期限,但随着8月26日交通运输部等多部门联合约谈滴滴,对顺风车业务进行全面整改,并提出多项要求,滴滴的整改任务很艰巨。

从业务本身来看,根据滴滴最后一次公布的数据,以顺风车上线的三年多时间里,服务了十多亿次出行计算,其日客单量平均约为100万单上线。相比于滴滴2017年全年日订单规模达到2500万单以上的总基数计算,顺风车业务仅占不到5%。

个人认为这一业务不太可能被滴滴彻底放弃。原因有二,一来滴滴的发展目标就是打造出行生态链,顺风车业务是其中必不可少一环。此外,被称为共享经济的网约车,顺风车其实是最能体现这一特性的,也是充分利用社会化资源服务提升用户黏性的重要路径,对于滴滴而言如果关停顺风车业务,就无法形成从专车、快车、顺风车到共享单车的服务闭环,也会影响其估值及未来发展前景。

且一旦滴滴放弃顺风车业务,其他网约车平台会乘势而入,这等于是为竞争对手贡献市场,显然不会被滴滴管理层及投资人所容忍。

那接下来怎么办,是决定其业务命运的关键。不止于滴滴,整个网约车行业都将承受同样的压力。毕竟,连续多起乘客被害事件的发生,充分暴露了网约车行业在快速发展的同时,在平台监管能力上的严重滞后乃至轻视。毕竟,滴滴除了顺风车、还有快车、专车等业务,神州等其他网约车平台同样有顺风车、专车等业务,谁能保证在现行并不完善的信息审核机制下,从事相关业务的司机就不会出现第二个钟某(乐清事件犯罪嫌疑人)?这也意味着,所有网约车企业都必须同步行动起来,尽快对自身存在的管理漏洞进行修复,探索更多的司机准入机制。比如,是否需要司机上传更多个人资料?乃至探讨担保人机制?是否可以建立司机行为负面清单,一旦司机出现性骚扰女乘客等行为,一经乘客投诉查实,就立即取消业务资格?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