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文婷姐妹亚运再夺金:32岁艰辛复出 场边曾备氧气

时隔八年再回到亚运赛场,文婷姐妹的身份变了,她们从小女孩已经变成了母亲;境界也变了,花样游泳已不再是残酷的比赛,而早已成为她们难以割舍的热爱。

8月28日,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的花样游泳赛场决出首枚金牌。凭借在双人技术自选和双人自由自选的完美发挥,中国双胞胎组合蒋文文/蒋婷婷毫无悬念夺冠。

三届亚运会、6枚金牌,文婷姐妹经历过荣光,也遭遇过黑幕。现在,32岁的她们早已活得通透,“花样游泳不仅仅是责任,更是一种享受,我们要去享受展现美好的自己。”

从花游姐妹到花游妈妈

“这是我们第三次参加亚运会,我们希望能够用力量、速度与艺术感征服观众和裁判。”在与赞助商一同拍摄的纪录片中,文婷姐妹希望用实力再次证明自己。

她们做到了。在此前一天的双人技术自选中,文婷姐妹完美演绎了一套激情奔放、刚柔并济的《弗拉明戈》,以92.4101分的成绩排名第一位,超过排名第二的日本组合近2.2分。

与去年世锦赛的两套动作相同,文婷姐妹在当天的双人自由自选比赛中用一套集力量与美感于一身的《天鹅》征服了裁判和观众。94.1000分,她们毫无争议地获得了冠军。

能有如此高的竞技状态,对于两位32岁的妈妈级运动员来说并不容易。在本届亚运会花游双人项目的赛场上,文婷姐妹是唯一的“80后”,有的运动员甚至比她们小一轮。

“我觉得‘妈妈级运动员’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标签吧,因为在花游领域来说,我们俩是第一个。”在姐姐蒋文文看来,年龄和身份是她们的独特属性。

曾经,蒋文文、蒋婷婷身上的最明显的符号是“双胞胎”,而回归赛场后的文婷姐妹,有了新的身份——“妈妈级运动员”。

2013年退役后,姐妹俩在同一天结了婚,又先后生下了女儿。2015年,升级为妈妈的文婷姐妹决定复出,重新回到花游赛场。

回忆起那段时光,姐妹俩说:“刚退役的一两个月觉得‘哎呀,终于放松了’,但是随着时间慢慢长了,就觉得每天不挨着水很不习惯。不行,我生了小孩我还得回去。”

训练太辛苦,要备氧气瓶

花样游泳项目是个“青春饭”,大多数花样游泳运动员会在二十六七岁的时候选择退役,而文婷姐妹却执意要在三十岁的年纪选择复出。

她们复出的动力没有别的,正是来自于女儿。“女儿的鼓励,总让我们感觉充满了力量。”一谈起女儿们,两姐妹的脸上就泛起了幸福的笑容。

蒋文文说她们一家一直有个传统,即便是没有直播,女儿们也会坚持在电视机前收看有妈妈比赛的录播节目。而平时训练辛苦时,女儿们就在旁边给两人加油。

为了再次达到高水平的竞技状态,文婷姐妹的训练异常辛苦,她们也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

“其实也是体能上和身体上的困难,因为生了孩子以后,肚子是很难减下去的。也因为休息了两年多,我踩水(花样游泳基本动作)连踩25米都踩不过去。”妹妹婷婷说。

在去年文婷姐妹全运会夺冠后,教练郑嘉在接受新华社的采访时回忆,她们第一次做成套动作时,甚至在场边为他们准备了氧气瓶。

“第一次做成套,我都有点怕。担心她们第一次不好,对以后信心有影响,我甚至在岸边准备了氧气瓶。她们就说把女儿叫来,有女儿在旁边加油我们就来劲。”

虽然回归之路艰辛,但郑嘉却感觉姐妹俩在生完孩子后发生了不小的改变,“她俩回来后变化特大,稍微一引导就能找到感觉。她们的内心更丰满、情感更丰富也更成熟了。”?

没有痛苦,就没有金牌

文婷姐妹的成熟不仅是缘于身为人母的蜕变,也来自于一种洗尽铅华的成长。

蒋婷婷与蒋文文曾是中国花游崛起的标志。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姐妹俩的“水立方”造型至今还历历在目,而最终双人第四名的成绩也在当时创造了中国花游的历史。

而早在2006年的多哈亚运会上,文婷姐妹就获得了集体、双人冠军,之后她们又分别在北京奥运会和伦敦奥运会取得了集体项目的季军和亚军。

在2010年花样游泳世界杯上,文婷组合在自由自选双人项目中摘得金牌,为中国花游拿到了第一个世界冠军。此外,她们还在世锦赛上夺得过三枚双人项目的银牌。

然而,这对花游“姐妹花”却在辽宁全运会上遭遇了重大打击,两人爆冷获得第三名。赛后,姐妹俩伤心地表示这是她们运动生涯最黑暗的一天,“以这样的方式结束我们的运动生涯,20年,很可笑,心很冷。”?

随后在2014年底,前游泳运动管理中心花游部部长俞丽因“收受贿赂,操纵比赛”被带走调查。

“‘No pain No gold!’(没有痛苦就没有金牌)这是上场前教练一直说的话!”去年,重新复出的姐妹俩在全运会上终于圆梦,蒋文文也在微博上感慨这枚金牌的来之不易。

对于过往的那些不公,文婷姐妹早已释然。“告诉哆哆(女儿):‘长大以后,努力让自己的每一天都过得有意义,其他的,生活和命运自然会成全!’”蒋文文在微博上写道。

“多坚持一天就是创造一天的奇迹”

郑嘉说,她从姐妹俩身上第一次感受到了为所爱事业付出的成就感,“我做教练30多年,我真是第一次体会到这种快乐。”

“她们真的很努力,回来以后,每一堂课都是珍惜的,从训练到比赛,更多是在享受过程。”

去年的布达佩斯游泳世锦赛,文婷姐妹在国际大赛的复出首秀可谓惊艳,获得银牌的她们只与冠军俄罗斯组合相差不到1分。

世锦赛时,姐妹俩都表示没有定什么目标,只是去享受比赛的。一年之后的雅加达,她们也有着相同的目标——“雅加达亚运会,我们要去展现美好的自己。”

“我觉得这次亚运会我们就是享受。就是让观众、让裁判觉得我们两个在水里真的是美人鱼,完全没有把压力放在自己身上,非要去拿个第一啊什么的。”

许多人都在问这对姐妹一个问题:东京奥运会还能再见到她们吗?

“东京奥运会不一定参加了,看身体情况再说。”在去年的世锦赛结束后,这对32岁的姐妹花的回答难免令大家有些遗憾。

不过,一年之后,她们的想法正在发生着改变:“多坚持一天就是创造一天的奇迹,花样游泳在中国还没有比我们俩运动生涯长的人。”

“我们俩选择这个项目真的是命中注定的,是我们这辈子最好的一个选择。这辈子都会热爱花样游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