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田迎人黑白油画《玉河》

玉河(黑白油画)

天上银河,地上玉河。

话虽这么说,但位于北京什刹海东侧,西起万宁桥、东至东不压桥的玉河,仅有半公里长度,不可与浩瀚的银河相提并论。但有一点是相同的,天河有鹊桥相会,玉河也有情侣邀约,天上人间,原本是一样的两情缱绻。

古老的玉河弯弯、玲珑如玉,横卧有睡美人的仙姿,凝眸足以令人摄魄牵魂。况且,水中芦苇青青摇曳,岸上红豆殷殷动情,黄昏之际,尤为寂静,也曾让画家田迎人举目称奇,盘桓不已,欣欣然,悠悠然,顿起南国之思。

田画家这幅黑白油画——《玉河》,尽管描画的是皇城脚下的景致,却丝毫没有帝王之都富贵、奢华的讲究,反倒任性挥洒着几分原始天然的野趣,画面中城郭的形态隐遁,而旷野的气氛浓郁,甚至让人平添一种古朴苍凉之感。

纵然画面上方,横亘一条汉白玉桥,却几乎淹没在一片丛林与蔓草之间,竟然“简朴”得如同山谷中的木质栈道;而右下方,真正的木质栏杆也只是显露一角,天然纹理可见,就连油漆都省略。

惟有一汪清水的波痕与澄明的亮度,使人确定无疑,这就是玉河,古老的原生态的玉河,天赐这珍贵的玉液琼浆与北方大地,特别是在农耕文明未被现代工业文明取代的历史岁月中,它尽显水样的身形,柔美婀娜。

的确,田画家笔下的玉河,乃数百年前所留下的珍贵“影像”。尽管没有照片作为依据,却可在画家的心灵“显影”。画家依据自己想象中的“心像”作画,才有了我们能够作为艺术品来欣赏的《玉河》。

但是,也许有人会问:

玉河、玉河,就该是北京水系中的“金枝玉叶”之河,它可不是小家碧玉,而是大家闺秀,本该穿金戴银,娇宠无比。何况它与紫禁城只有一箭之遥,你不去画“金碧辉煌”之胜境,却画一片“野岸枯枝”是何道理?!

在此,让我尝试作答:

玉河之美,美在水。假如以人喻水的话,所谓“颜如玉”的“颜”,即指玉润冰清之水。而两岸人工建筑,包括桥梁、围栏等等在内,都只是河水的“外包装”而已。舍内求外不智,舍本逐末不妥。

而田画家的油画作品《玉河》,是一块未经刻意雕琢的璞玉,犹如大自然鬼斧神工所奉献的瑰宝,仿佛当年——春秋时期楚国的卞和之玉。而卞和这位天下顶尖的识玉者,于荆山伐薪时所发现的宝玉,不被俗眼所识,依旧价值连城。

美学,是一门显见而又高深的学问。艺术家的道理,与我们惯常所见股票交易所或社区菜市场的道理迥然有异,也与宫廷或上议院、下议院所说的道理大相径庭,它是超越世事生活表层的真知灼见,借助情感的力量而直抵心灵。

这让我们想起那位20世纪了不起的画家、抽象表现主义先驱波洛克,他作画强调“自然品质”而每每产生“神奇效果”,他说:“(画家应该)表现情感,而非图解社会”。“图解社会”大有人在,因此才凸现《玉河》的美好。我们高兴地看到,在田画家“北京古都黑白油画系列”中,继《胡同口》、《院儿》、《沧桑之门》、《断“臂”之痛》、《冻坏的家》、《最后的记忆》、《亲切的小夹道》等作品之后,又增添了一幅新作——《玉河》。

相关推荐:【田迎人油画作品评析】

来源:北京晚报-北晚新视觉网 ?彭俐/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